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秘书长:宋永健参加云南省两会
行业动态

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秘书长:宋永健参加云南省两会

2021/2/8 10:54:35 关键字: 来源:[互联网]

马招红.jpg

马朝洪

宏茂荣.jpg

洪茂容

毕春华.jpg

毕春华

普润清.jpg

普润青

张慧君.jpg

张惠君

李俊玲.jpg

李俊玲

刘涵燕.jpg

刘寒雁

宋永健.jpg

宋永健

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高燕  陈慧君  孙贵升  唐蓉

1月25日、26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隆重开幕。省政协委员刘寒雁、杨丽梅、邵丽华、李勇、李英爱;省人大代表李俊玲、梁昌才、普润清等各族代表委员;云南民族大学副校长李若青、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章忠云、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秘书长宋永健、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重点创新团队首席专家李红春、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张惠君、怒江州民宗委副主任和建山、云南大学民族学一流学科建设负责人何明、云南大学民族政治研究院副教授白利友、云南民族大学云南省民族研究所(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副所长(副院长)高朋等专家学者畅所欲言,共话民族团结进步发展历程及共建民族团结和谐家园,为推动云南民族团结进步事业贡献智慧和力量。

问:对于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民族干部人才培养和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特色经济发展方面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省人大代表马朝洪(文山州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

我认为,做好云南的民族工作,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指导原则和重大任务,通过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大力支持民族地区加快经济社会发展,把相关工作实体化、工程化、项目化、大众化,同时要全面贯彻落实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民法典等法律法规,适时修订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更好用法治手段保障和巩固民族团结,不断提升边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让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各民族人民心中扎根。

在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方面,我认为要持续实施民族文化保护传承和精品工程,大力挖掘突出各民族共享的中华文化符号,进一步拓宽民族文化的保护空间和传承载体,让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真正“活起来”“传下去”。

在民族干部人才培养方面,我认为要重视源头建设,加强民族地区九年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为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建设提供充足的人才准备;其次要严格按照党管干部的原则,组织部门牵头抓协调,统战部门积极配合,形成良好的机制;此外还要加大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培训、选拔、使用力度,着力解决结构不尽合理、整体素质不高等问题。

在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特色经济发展方面,我认为要加大政策措施的支持,持续完善相关制度和政策配套,加大少数民族地区改革力度,大力培育加快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活力,着力培育特色优势产业和支柱产业,继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民生保障改善工作力度,让各族人民共享国家改善民生、发展社会事业的成果。

省人大代表梁昌才(梁河县九保阿昌族乡党委书记):

当前,一些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渐渐失传,这就需要更加强有力地对少数民族文化进行挖掘、传承。一是要进一步加强民族文化传承人培养,并将民族文化传扬融入百姓日常生活;二是加大民族博物馆、民俗博物馆等少数民族文化整理、展示机构的建设力度;三是由政府部门带头,加强宣传好民族文化的重要性,引导社会形成重视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发展的氛围。

民族干部人才培养方面,我建议:一是少数民族地区要提高或以地区少数民族占比调整少数民族干部的比例;二是加大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支持力度,要加强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思想教育、教学设施和师资力量等“软件+硬件”的“双引导、双支持”;三是加强少数民族地区民间人才的培养。

民族地区特色经济方面,很多少数民族特色经济产业现在依然处于初级阶段,我建议政府部门加大对少数民族地区特色经济财政预算扶持力度。同时,还要加强宣传报道,打造民族品牌,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少数民族文化。

省人大代表李俊玲(云南省施甸县文化馆副研究馆员):

在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传承方面,我建议各级政府部门应建立本土文化的博物馆、传习所与民族文化数据库。定期举办相关的民族文化节庆活动和赛事活动等,同时将非遗工作纳入各级政府的考核中。在民族地区的中小学校,开办以本土民族传统文化为乡土教材的课程。此外,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在民族地区,选聘一批民族文化最美代言人,给予一定的补贴和待遇,实现由村民为主导的保护和发展。对传承人进行每年一次的考核与奖励,此项工作应该由当地政府与文化主管部门联合实施。

在少数民族人才的培养方面,建议不同年龄层次进行传帮带培养,多增加少数民族走出去,开拓视野的机会。各级政府应该设立少数民族人才基金,用于培养与奖励在各方面取得成绩的少数民族干部和学者。除了像“骏马奖”这样针对少数民族的国家级奖项,省市级也应该设立少数民族相应的奖项,以此来鼓励和发掘基层少数民族文化人才。可以在各学院开办少数民族干部深造班,定期输送,将人才培养作为一个长效机制来抓。

省人大代表普润清(双江县县长):

对于加强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传承,我建议培养一批民族文化传承人,开发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文物古籍、口传文学、医药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打造一批具有民族特色、地域特点及时代特征的村寨和民族传统文化传承点。深入实施少数民族优秀文化保护传承工程、少数民族文化精品工程和传统村落保护工程,扶持民族文学、艺术、影视等作品的创作传播,做好少数民族语电影译制和民族语广播电视宣传工作。建立和完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源库,加大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出版物的开发、编写和出版。

加大民族干部人才的培养力度方面,我建议一是着力实施人才强县战略,加大教育办学条件的投入力度;加大少数民族地区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招录力度,建立有利于少数民族优秀干部脱颖而出的新机制。二是强化干部选拔任用。注重实干和实绩,多渠道发现和选拔任用少数民族干部。三是强化人才引进。支持民族医药重点专科和学科、民族医药科研院所建设,加强特色门诊、特色科室建设。加大基层人才对口培养力度,壮大人才队伍,提高服务质量。

加大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特色经济发展方面,我建议围绕打造世界一流“三张牌”新优势,做强做大民族地区农业特色优势产业。要加大民族地区的政策支持,探索建立创业基金,促进少数民族困难群众向二、三产业转移就业。加强民族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民族地区特色产业发展,推动民族民俗文化旅游、红色文化旅游、乡村旅游,促进民族地区旅游产业发展。培育一批民族医药龙头企业,扶持民族特色商品定点生产企业。

省政协委员邵丽华(富宁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在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方面。一是建议每年组织开展各类民族节庆活动,让各民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亲、守望相助。二是建议支持各民族学会举办文化联谊活动,使各民族在文化活动中加强交往交流交融,增进民族感情和文化认同。三是建议加强对各民族文化传承人的培训,让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得以代代相传。四是建议加大对民族文化项目建设的扶持力度。

在民族干部人才培养方面。一是建议普遍且大量地培养和使用少数民族干部。二是建议在各级各类单位领导班子中至少配备1名少数民族干部。三是建议多考虑到各个少数民族干部的任用,更好地发挥联系各民族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四是建议继续举办少数民族干部培训班。

加快民族地区的发展步伐是关键。一是建议有针对性地出台支持发展少数民族特色经济的政策措施和激励机制。二是建议加大中央和省级财政对民族地区发展特色产业的扶持力度。三是建议加大对民族地区发展特色经济的金融信贷支持力度。

昆明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毕春华:

云南省始终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统领,构建各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实施了公共文化三大工程: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建设工程、以农家书屋建设为主体的文化惠民工程、民族文化“双百”工程。我建议加大民族地区公共文化产品的供给,尤其是要有计划地提供大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公共服务产品,浸润各族人民心灵。

多年来,省委、省政府用长远和战略眼光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建议要加大对少数民族干部队伍的培训力度,提高少数民族干部队伍的能力和素质。

过去的一年,云南省取得了8502个贫困村出列、88个贫困县摘帽、“直过民族”整族脱贫的显著成绩。各族干部群众要“用心感悟、用心领悟”,在特色发展方面,建议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做强产业,在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生态文明排头兵、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三大目标定位中,充分凝聚和发挥各族人民建设美丽家园的无穷智慧和力量。

省政协委员杨丽梅(丘北县政协副主席):

在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方面,我建议一是加大宣传力度,增强对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意识,采取各种有效措施,以互联网为媒介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进行宣传。二是将少数民族文化传统纳入学校教育,更好地传承少数民族文化。三是让少数民族的文学、民俗、歌舞等朝着产业化、市场化发展,将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特色文化转化为财富,振兴云南民族文化。

在少数民族干部人才培养方面,我建议一是拓宽来源渠道,加强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建设。放宽视野,加大选拔任用少数民族干部力度。二是加强学习培训,提高少数民族干部队伍素质。三是统筹合理安排,改善少数民族干部队伍结构。改善班子结构,增强团结,实现优势互补。

在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特色经济发展方面,我建议一是对农业产业结构进行调整,发展特色农业。二是大力发展轻型加工业。通过先进生产设备的引入,建设加工系列。此外,不断培植优势企业,发展名牌产品,进而提高其地区经济的竞争优势,从而提升地区核心竞争力。三是大力发展特色旅游业。从旅游业的现状出发,将国内市场以及国际市场的实际需求作为出发点,对旅游经济进行培育和扶持,将旅游业培育为该地的支柱产业。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章忠云: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应充分把握文化强国的机遇,利用自身良好的基础,深刻认识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和发展是个系统工程。在保护、传承中既要对外显的表层文化,如建筑、生产习俗、节庆等,内层的动态文化,如仪礼、手工技艺等方面加大保护力度;更应对如语言文字、价值观念等深层理念和认识系统方面的文化加强保护传承。深层理念和认知系统的保护,关键在于文化持有人,即文化主体自身的内醒和自觉。各民族作为传统文化体系中不可缺少的要素,是传统文化的主体,他们应当成为传统文化保护的主体,无论是从国家层面开展传统文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还是以某种产业为依托的传统文化保护与发展,最重要的是文化持有人,让他们把日常生活的文化精髓挖掘出来、重视起来,真正认识到这些文化的社会价值,从而不断还原到新的日常生活中。让文化资源得到合理利用和持续发展,将优秀传统文化在整体性、真实性上进行保护与活态传承,合理调整和寻求其发展路径。本着“保护文化遗产、延续传统文脉、永续合理利用”的原则,让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既有活态传承的空间,又能在与其他民族的互动中得到不断发展。

云南民族大学副校长李若青:

在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我认为云南要建设好新时代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还要推动以下工作:

一是坚持在保护中传承,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化。尊重文化多样性作为发展本民族文化的内在要求,促使云南要建设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还需要加大对少数民族优秀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加大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的法制建设;继续推进民族文化抢救保护工程;构建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数据库;搭建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平台;提升民族文化专业人才培养的质量和层次等。

二是坚持大力培养与提升能力相结合,加大少数民族干部人才的培养。在新的发展阶段,云南在民族干部人才的培养方面重点要抓好素质能力的提升、专业技能的提高、现代科技知识的掌握等;要注重新时代“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好干部标准;要任用“明辨大是大非立场特别清醒,维护民族团结行动特别坚定,热爱各族群众感情特别真挚”的民族干部;要坚持“把懂不懂民族工作、会不会搞民族团结作为考察领导干部的重要内容”;要加强干部培训的质量和水平,着力提升干部队伍的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要科学合理地实施高考加分等差别化政策,要在民族高校、民族地区高校大量培养少数民族高级专业人才,特别需要增加少数民族骨干计划的培养名额等。

三是要做足“特”字文章,加快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经济高质量发展。在新的发展阶段,如何推进云南民族地区经济再次跨越,需要在“特”字上下功夫:以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建设促进乡村全面振兴;以边境小康示范村建设稳固边防富民兴边;以文旅文经融合构建特色经济产业体系;以医药康养联动助推区域特色经济发展;以绿色环保引领民族地区特色品牌创建;以扩大开放促进云南实现经济发展双循环;以统筹民族特点构建民族地区现代服务业的新模式;以东西科技合作为契机推进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永善县民族小学校长洪茂容:

对于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承保护,一是要重视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利用。要高度重视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利用工作,实施优秀民族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和民族文化精品工程,从政策上给予支持和保障。探索依托园区和民族文化广场等渠道和平台,进行民族工艺集中展示、体验、观赏和销售,实现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与发展,同时推动民族民众文化的发展。

二是加大政府投入。要加大基础设施和重点文化工程建设投入。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经营,探索政府和社会力量合作开发文化产业的新路子,集体投资、集资、个人出资,形成多元投入机制。

三是积极抢救民族文化精华。对濒临失传的民族民间艺术,及时组织收集、整理,编印成书或制成影像、光盘,用以保存和储藏。对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族民间文化要积极创新,注入新的内容。对依靠民间自己的力量难以传承的文化,政府应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扶持。

四是加大民族文化传承人才的培育力度。在中小学开展相关知识普及课程,通过院校学历和职业教育,培养民族工艺应用型和技能型人才,解决提升改造的技术问题和传承人才问题。

少数民族干部在民族地区具有较多的优越性,可考虑由组织人事部门研究制定并贯彻落实招录、选拔、任用少数民族干部的政策,努力建立起更有利于少数民族优秀干部脱颖而出的新机制。从地区实际出发,设立一定的民族干部招录比例,并且结合干部配备条件和要求,在同等条件下要优先考虑少数民族干部,多为他们创造一些机会。

云南民族大学云南省民族研究所(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副所长(副院长)高朋:

在新时期,要站在传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高度上去理解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因此,今后在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中,不仅要注意保护文化多样,更是要注意发掘共性,展现各民族文化的互鉴融通。同时,在保护和传承中,要积极推动各民族文化交融、创新,推动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当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民族地区少数民族特色经济发展应该立足新的定位和目标。在这样的条件下,少数民族特色经济,不能仅仅强调自身的特性,而是要面向广大的国内、国际市场,去生产和销售适应更广泛人群的商品。其次,要着力发展民族医药和绿色康养产业,在发展这些产业时,一定要注重创新研发,并且要实现产业链的延伸。

随着云南全面开放步伐的不断加速,各级领导干部都必须具备真正的开放心态,去掌握新知识和新技能,去营建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民族干部自不例外。那么开放心态、新知识和新技能从何处来?真正能够短时间内让干部素质得到全面提升的,还是干部交流、挂职锻炼。当前,应该排除一切困难,让尽可能多的民族干部前往东部发达地区交流、锻炼。让他们去亲身感受和实践发达地区的新理念、新举措,只有这样民族干部才能真正适应新形势下的新要求。

云南大学民族学一流学科建设负责人何明:

“十四五”期间,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需要创新思路、创新制度、创新模式,解决“传承人”制度挫伤广大群众的传承积极性等问题,具体建议如下:

首先,创新制度。引导与培育各民族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建设能够调动广大群众传承保护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体制机制,比如,取消或减少定点固定拨付传承保护经费的制度,建立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基金等。

其次,调整重心。建议重点推进濒危文化的记录性保护、社区共享的群众文化活动性传承保护、文化与旅游融合的生产性保护等三种模式。传承人培训班在生源有保证的条件下可以继续推进,生源萎缩的培训班无需勉强维持。

最后,实施“一村一品”计划。与乡村振兴计划有效衔接,制定全省的“一村一品”计划,全面推进少数民族农村特色化的村容村貌建设、文化产业开发和乡村旅游发展。

对于“十四五”时期推动少数民族特色经济发展,我建议:

首先,抓牢机遇。我省少数民族特色经济主要是生态经济和文旅融合的乡村旅游两个产业,这两个产业立足于农村,同时是乡村振兴的主要内容。为此,民族地区要紧紧抓住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机遇,把发展少数民族特色经济纳入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少数民族特色经济高质量发展。

其次,准确定位。少数民族地区党委、政府,特别是乡镇、村委会等基层组织,需要主动谋划本地的特色经济发展,组织群众与相关领域的专家、企业家等进行讨论,科学准确地定位本地适合发展什么、应该怎么发展,遴选出最具特色、优势的产业和产品,明确做什么和怎么做的问题。

最后,组织起来。民族地区农村的经济发展存在着短板,在短时期内补齐短板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借助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组织优势,巩固与衔接脱贫成果,充分发挥基层组织和驻村干部的作用,对内推动建立行业协会、互助合作组织等把分散的农户组织起来,对外引进技术、对接市场。

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秘书长宋永健:

传承和保护云南少数民族文化,涵养文化生态,是文化振兴和经济发展的立足点。一是要制定相关的保护政策,加强对少数民族文化的挖掘、整理,培养民族干部人才,建立长期可持续的人才培养机制,充分发挥人才的作用;二是要积极参与和组织相关的交流活动,拓展宣传渠道和平台;三是要把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产品开发优势,与时俱进开发具有时代感、民族文化元素的特色文化艺术品;四是要加大对民族民间艺人、传统手工艺者的扶持力度,打造民族文化名人,扩大社会影响。

对于有专业特长的技术型人才,应该鼓励他们从事自己的专业,发挥更大的作用,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要营造人才发展的良好环境,将优化服务贯穿于人才工作始终,激励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张惠君:

在“十四五”伊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对于云南民族地区经济等各方面发展非常有利,但也有挑战。

新发展格局形成的过程也是云南民族地区实现经济等各方面高质量发展和解决各种问题的过程。在五年脱贫政策过渡期中必须落实好新发展格局与巩固和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相结合,与乡村振兴战略实现有效衔接,与加入“一带一路”建设融合,与云南省“三张牌”和大滇西旅游环线协同推进,与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州同步进行。做好、做实党和国家、省要求的各项工作决定着新发展格局形成的质量、速度、未来的机会。

同时,在云南民族地区把握构建新发展格局路径时要注意几点:一是要正视自身的问题,利用五年的政策过渡窗口期,实现自我革命。二是加快农村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改革,营造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的投资环境,为激活和发挥具有比较效益的生产要素提供条件。三是主动融入省的发展与开放战略之中,争取国家级、省级的建设项目;四是有效地利用五年过渡期中的各项政策,对返贫现象进行绝地反击;五是把精力放在调整、稳定、提升产业结构和人力资本的积累上,同时进一步提高社会治理能力,深挖自身的潜力,走以自力更生为主,各方支持为辅的发展道路。

注:本文转自【民族时报】2021年02月01日04版  共话民族团结进步事业 (下)